媒體關注 媒體關注         藍盟動態         員工故事         上海企業家觀察         藍盟讀書會         行業資訊         技術百科

小揭秘:博弈論、阿米巴在藍盟IT外包服務管理中的精妙應用,你造嗎?

發布者:莱万特埃瓦尔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19-10-8      來源:莱万特埃瓦尔      點擊數:258

羨慕嗎?今晚我又來了找老夏這個土鱉兄弟聊天,老夏今天有喜事:四年級的兒子在學校里寫完了所有的作業。趁老夏高興,開了一瓶2014年的茅臺,和我對飲了10杯,連之前的稿費都賺回來了,哈哈。

老夏,每天騎自行車上下班,喜愛的汽車放在了地下室里展示,其實也不對,在老夏閑暇時,在很多人向往的某處荒漠,或許就會看到老夏的身影。老夏今晚穿著優衣庫的大T恤和大褲衩子坐在沙發上,我打趣地問他,你也沒搞幾件奢侈品穿在身上,證明一下你的身份?老夏哈哈大笑,很多新貴都是這個樣子,一身名牌表明自己的身價,實際上這個人真的就值身上那些價值了,人不值錢了。我算是讀過書的人,給你看看貨,于是老夏帶我來到他的書房,幾千本書展示在我的面前,我無語了。茶幾上放著一本《搜神記》和一本《肖申克的救贖》那都是老夏兒子看的書,看來在家里放幾本書還是比較必要的。跑題了,但是,縱觀創業和人生,真的跑題了嗎?

—子潤2019108日晚

子潤:

老夏言歸正傳,之前祥子寫過一篇文章《一套公式打天下》,你說,你現在迭代多次了是什么意思,你最近在一些場合中一直叨叨博弈論在企業管理中的應用,和這個有聯系嗎?

老夏:

藍盟已經是20年的公司了,我們創立的時候在PC時代,我們經歷了互聯網時代,已經進入了智能(AI)時代,我們也要與時俱進,不斷變化,才能夠適應企業的發展要求,市場的競爭環境正在發生天翻地覆的變革,《一套公式打天下》的時代是屬于歷史,屬于PC時代的。在智能時代,一個IT外包公司,一個做服務的公司,我們引入了大數據和人工智能(AI),也就是在企業大數據基礎上,建立自己的智能分析模型,基于模型做出企業的發展決策,用數據結果指導企業的發展。


子潤:

你還沒回答,博弈論在藍盟的應用呢?

老夏:

其實,每個企業都有自己的數據,對企業來講這就是大數據,這些數據是真實的,冷酷的,基于這些數據的分析可以總結過去的經驗教訓,也可以知道未來的發展。但是,基于大數據建立分析模型,就是考驗腦回路的過程了。于是,我們去研究了博弈論。


子潤:

博弈論是一個復雜的統計學過程,怎么才能一目了然地理解和應用呢?

老夏:

哪有那么復雜,我們藍盟20年來,善于把復雜高深的理論弄到菜市場里面,讓賣菜的都懂!


子潤:

吹牛吧,這么神奇,哈哈?

老夏:

其實,博弈論在中小企業中應用的精髓不在什么囚徒理論,什么嵌套博弈等邏輯,認真思考其核心理念納什均衡,你就會看到本質,在納什均衡中的博弈雙方,均會找到對自己最優的解決方案以達到平衡,最典型的案例是,麥當勞和肯德基為什么要開在一起的原因分析,網上有很多文章和視頻可以了解。

子潤:

說你藍盟自己,你有什么應用案例嗎?

老夏:

這不是要泄露藍盟的管理秘密嗎?從人性驅動的四大原動力(色情、金錢、肚品、游戲)來看,在藍盟這樣的企業中,能夠驅動大家的只有兩個動力,游戲和金錢。所以我們在團隊之間引入了服務分包概念和利益博弈概念。例如,網絡技術部門和工程技術部門組成了項目事業部,他們的運營成本是500萬一年,則按照系統集成平均毛利潤20%計算,他們年服務項目必須達到2500萬。而這個指標,我下給商務部門,這樣就形成了商務部門和實施部門之間的正向博弈,而我只要看每個月的BI數據就可以了,起碼實現了三方博弈:技術、商務和我,事實上還有董事會等等,細思起來,超級好玩。


子潤:

繼續?

老夏:

再繼續,我們的秘密真的被泄露了,不說了。


子潤:

博弈論和稻盛和夫的阿米巴又有什么關聯呢?

老夏:

10年來,我一直研究稻盛和夫和他的阿米巴,有些心得。阿米巴的本身需要具備獨立業務、獨立核算、高度認同和執行等屬性。其實,最核心的就是實現內部分包和內部競爭,把一個大公司拆解成一個個小作坊,一個個工作室,然后相互分包、獨立核算,看上去是一個個數學計算,其實模型的本質是達到了很多部門之間的納什平衡,特別是實現了成本控制、銷售額和利潤之間的納什均衡。藍盟的部門獨立核算,實際上已經把阿米巴的一些理念融匯到了藍盟的管理中。


子潤:

那可以在中國創業企業中運用你的博弈論、阿米巴之間融合的方法論嗎?你這些想法可以拿來賣錢了。

老夏:

別瞎說,我就是一個做IT外包服務的,順帶做IT采購、網絡安全、弱電工程、系統集成、阿里云、釘釘、Office365、微軟云等服務的,我這些都是服務的領域中建立的管理規則。不過,說正經的,我看到過一個宣傳語:你可以拒絕我的產品,也可以拒絕我的服務,但是,不能拒絕我對你真心好,這才是服務的精髓。我們在對客戶好,對員工好點的基礎上,引入博弈理論和阿米巴管理規則,大家都是真心誠意地認可和執行,這才是把理論真正聯合到實際中的概念。至于賣錢,找到認同這些理論價值的朋友相互探討就好,哲學層面的研究不能帶著利益色彩。做好企業的規則,一定要看管理者的格局和分享意識。


子潤:

談到哲學思考,最近,你琢磨啥呢?

老夏:

最近,在看林語堂先生的《老子的智慧》半夜無眠就抄寫道德經,有的時候突發思考,我們這些創業者要照顧好家人,照顧好員工,兼濟天下,為中國夢的實現盡綿薄之力。我們要把公司更多的收益發給我的員工,特別是哪些優秀的奮斗者員工。否則,我是不是會墮入馬克思主義哲學中的資本家范疇呢?


在新貴數量激增的社會,在中國沒有貴族的悲觀情緒之下,老夏路過請招手示意,約他喝茶,相互加持自己的精神力量。創業人生當中,老夏選擇了IT外包這個賽道,他把一個三流的業務用一流的理論和模型,硬是做成了一流的業務,如果換一個賽道,還會是老夏嗎?


—子潤(于10杯茅臺后的遐思)

2019年108